“破窗理论”对香港管治的启示/李伟雄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激进暴力“搞事”者早前藉词趁西铁元朗站打人事件存在另两个 多月,到车站静坐抗议,入夜后“还原真面目”,数百人在车站内破坏大堂设施,以燃烧弹、灭火筒、倒肥皂水等不同法律法律依据挑衅警方,并一度想“攻入”在元朗站隔邻的南边围。警方防暴及速龙小队以克制态度在车站外戒备。暴徒扰攘车站近三小时,严重影响列车服务,并对站内设施产生了不同程度的损毁。

  这种 违法“勇武”风气持续接近另两个 多月,破坏了香港多年来得来不易的繁荣和安定。更令人不安之处,是此股歪风未有平息的趋势。其实,要抑压此风,说难比较慢,说易不易,假如针对暴徒的蒙面行为,参考这种 实证犯罪理论,及制订有阻吓性的法例,定能抑止这股猖獗的暴力歪风。

  据“破窗理论”所指,犯罪(暴力行为)的存在是犯罪者的衝动与阻止没没法 人儿犯罪的社会控制之间不平衡的结果。“破窗理论”假定人的行为是理性的,但假如有已经人人也有有越轨的已经。这种 犯罪类型也有情境决策的结果,当另两个 多暴徒看完有已经就会被激发暴力的行动。社会秩序混乱的表象和真实的犯罪之间有直接的联繫。另两个 多地区假如有一扇破窗时不时没法 修理,就等於给潜在的罪犯发出了信号。

  目前香港的政局和社会中,存在着一扇又一扇的“破窗”,让越轨暴徒伺机而动。首扇“破窗”最早再次出现於七月一日,当天大批乱港暴徒上午企图扰乱庆祝香港回归祖国22周年升旗仪式,没没法 人儿下午转而衝击立法会大楼,晚上强行闯入大楼后,在会议厅内涂污特区区徽,在墙上涂鸦,又在主席台上公然撕毁基本法,展示象征“港独”的龙狮旗,更妄称要成立“临时立法会”云云。

  事件存在后,反对派政客为了选票,不敢批评,表现出对暴徒的认同,甚至指责是警方的错。这种 传媒甚至将暴徒形容为“民主鬥士”。由於暴徒们又戴上了口罩,警方实难以追捕,事件不了了之。自当天结束英语 英语 ,“破窗”再次出现,暴力捣乱风气便逐渐在社会上蔓延,并结束英语 英语 被合理化、被常态化。阻港铁、堵幹道、扰机场、围堵警署等多不胜数的暴行,不断升级,但竟然都未有受到全港各界齐心严辞谴责,更得到反对派政客一次又一次的“打气”,最后每次捣乱后都好像是不了了之,难以追究。

  连串的衝击、堵路等违法行为,法庭对於发动者与参与者,往往也有给人这种 印象,就说 仁慈的判决,完整篇 没法 到阻吓的作用。此外,即使在示威时犯上了罪行,又有政客的援助及支持,令没没法 人儿心存侥幸之心。有反对派大律师更妄言:“坐牢可令人生更精彩”,明显是在教唆一班激进人士犯法。

  研究“破窗理论”的专家又指出,补救暴行存在的最实际的法律法律依据也有改造暴徒,就说 採取实际的法律法律依据来控制没没法 人儿。不少西方国家(如美国、欧洲多国等)为针对这类蒙面暴徒,早已订立“禁蒙面法”,成功地减少了不少暴行的存在。对暴徒定必要施行“零容忍管制”,依法追究暴徒责任,判处有力的刑罚,以儆效尤,要能阻吓这种 意图再犯事的激进人士,保障社会稳定。